闻声识人,吱呀打开了新的陌生人社交模式?

  • A+
所属分类:腾讯分分彩

2019年,社交时代波澜又起,有点第二春的意思:“三英”战微信、抖音上春晚、微博收购无他相机,意欲打造“中国Ins”……

每家互联网公司都有一个社交梦,但TA们做梦的方式各有不同。短期内,熟人社交仍将是微信独步天下,无论是曾经的MSN、网易泡泡、新浪UC曾经的百舸争流,还是自己人的QQ,都难以撼动微信。

相应地,陌生人社交领域,有迹象显示,在经历图片社交、同城社交、请吃饭社交、直播社交之后,玩家们正在针对95后、00后为主的年轻人,推出更多超越“第一代互联网住民”想象的玩法。

其中,一款名为吱呀的社交APP,正试图另辟蹊径,通过“以声会友的”方式,给这个市场加一把火。

作为一款去年12月正式运营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吱呀APP近日已冲上IOS社交免费榜第四名。根植于过往数年来蓬勃的“声音经济”,声音社交的确值得期待。

然而,新入场者的新玩法,也会遇到陌生人社交市场上的老问题,吱呀也不例外。关键看如何解决。

陌生人社交是刚需,然刚需背后亦有难言之隐

在互联网出现之后,社交的需求就成为一座金矿,陆续被不同的产品挖掘。其本质,是信息的交换和情感的流动。

熟人社交可以同时承载这两项功能,甚至更多,微信即是如此。

相比之下,陌生人社交的首要任务非常单一和明确,就是完成情感的流动。这种流动的顺畅与否,完成的质量和效率,决定了用户对该社交产品的信任度、依赖度,自然也就决定着TA们对产品的使用时长。

实际上,面向陌生人的情感表达,一直都是一种刚需。追溯互联网简史,从早期风靡但迅速终结的QQ添加陌生人,到后来的豆瓣同城好友,再到有些暧昧的探探、陌陌,这种刚需一直在被各种产品轮番瞄准,并在其间不断转移。

但公平地说,刚需并没有被完全满足,即便是陌陌,也没能做成高频产品。

它们的缺点有目共睹,也是行业共识:目前,大多数的陌生人社交产品还停留在以图会友的阶段。比如,探探就要求新用户注册时,必须上传正面清晰照,否则不让继续使用。

人不可貌相,但也要有一定的限度——我们理解社交产品的这种逻辑。但实际效果证明,这种设计衍生出了无穷的烦恼。

对平台而言,上传照片其实就是 “看脸”。当用户的绝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照片上时,就会给“情感的流动”带来天然的阻碍,对平台不利,对用户也不够友好。

对用户而言,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进入一个“看脸”的世界去寻求情感表达,时,不得不同时面对这个世界潜藏的危险。尤其对女性用户而言,针对照片而来的、频繁的问候,一定会成为困扰。一旦她们感到到这一点,就可能会选择卸载,离场,导致平台男女用户的比例失调。

平台不得不用另一个错误来弥补这个错误,那就是引导用户充值,换取高曝光率或者一键强制喜欢。

但在这种机制下,即便用户成功实现配对,彼此的交流会大打折扣。因为匹配和交流后,如果发现对方不是自己的“那碗菜”、“那棵草”,失望的情感将会加倍放大,平台也会重新回到用户流失的死循环。

除了“以图识人”的痛点,好些陌生人社交产品还存在推荐机制上的硬伤,比如单纯通过位置共享的方式,向用户推荐“附近的人”的做法,就完全误解了陌生人社交中的“心理距离”和“地理距离”。

因此,站在用户的角度来看,一款好的陌生人交友产品,应该在更友好的情况下,更高效地匹配用户。简单地说,就是“多让我爽,少让我不爽”。

我们好奇的是,近期在应用商店急速蹿升,至1月23日已经排到IOS社交免费榜第四的吱呀,是否有能力解决上述一系列痛点,真正实现“情感的流动”。

特殊声鉴技术、高效匹配是吱呀脱颖而出的秘诀

与文字、图片相比,声音本身是一种直接承载情感的表达形式,具有做陌生人社交的先天优势。关键在于,主打声音的吱呀,是否确保能通过声音,去传达情感。

在这方面,吱呀依托的,是自有的底层技术——精准声鉴,其核心算法是音色鉴定模型。

大家当然会问,到底什么是音色鉴定模型?

可以这么解释:依托团队基础,吱呀在APP上线之前,已经积累了海量的音频数据,可以借此找出所有音色种类的变量因素,然后通过AI技术,建立多个音色分析的方程式。

当新用户下载吱呀,进行注册时,须录制一段声音(比强制上传照片更友好)。而这段声音,会成为方程式中的一个变量,系统会提取声音片段的特征,带入到方程式中,所得到的结果,便是用户的音色类型。

笔者在使用过程中也发现,吱呀会引导新用户录制一段歌声、绕口令、饶舌等,然后通过用户上传的语音片段进行音色匹配,最终生成一张有主音色、声音性格、音色评分、匹配指数等信息的“声份证”。

比如,男性用户可以是正太音、少年音、青叔音等,女性用户可以是萝莉音、少女音、御姐音等。

用户凭借这张富有情感属性的“声份证”,去吱呀的声音世界遨游,平台会通过声鉴技术和大数据算法,进行实时匹配推送。

实际体验中,笔者在几分钟内就收到了自己感兴趣的用户回应,同时还有新用户发来的问候。

有数据显示,用户只要在吱呀上待个5分钟,便可收到2-3人的回应,这样的回应速度,是很多市面上同类型的社交app难以做到的。另外,也有热心用户反馈,在玩吱呀之后的一个星期,便成功奔现脱单。

除高效匹配外,笔者认为,吱呀的玩法是比较简便的,不用花费太多的学习成本,就可上手使用。

这一点在APP的UI设计中也有体现:一级目录只有3个选项,其中在“找朋友”选项,用户的声音通过“声音瓶”的形式传出,这与之前的“漂流瓶”有点类似,简单直接。当“声音瓶”打开时,会有波浪、音符等视觉效果出现,相当于模仿声带振动,将声音传播出来,特别生动、形象。

当用户听到有感觉的陌生人声音时,可以点击“喜欢”,立即与对方开启聊天模式。这种玩法免去了用户加好友、并等待对方审核通过的过程,缩短了社交链条,更加高效。

而如果听到的是不喜欢的声音,可以选择“扔掉”,而对方不会接受到信息,不会知道自己被“扔掉”,因此也不会感到不舒适。

对新用户而言,听的声音越多,“喜欢”或者“扔掉”的声音越多,所匹配的范围就会相应变化,那么匹配就越精确。这一点,也是笔者在使用过程中的深刻体会。

笔者还能联想到的一点是,匹配越高效,社交成功率就越高,用户之间“由生到熟”的速度也就越多。由此可能出现的问题是,用户将会互加微信,离开吱呀,进入熟人社交的阶段。

这看上去像一个悖论:陌生人社交做得越好,用户流失越快?

其实不然。第一,上述设想,可以证明吱呀真正完成了陌生人社交的任务。第二,这种情况出现越多,越证明吱呀能满足用户需求,将吸引更多新用户入驻。第三,陌生人社交的需求永远存在,并不会因为老用户的离开而枯竭。

就匹配速度和精准度,还有上手的成本来说,吱呀算一个适合所有人的产品。既然如此,吱呀是否能做成大众化市场?拥有特殊声鉴技术和快速匹配两大优势的吱呀,在后续的发展中又有多大空间?

声音红利下,吱呀的社交势能正在爆发

这需要从更大的范围来俯瞰。如今,的确是个声音红利的时代。2018年9月,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网络音频全场景发展研究案例报告》显示,中国网络音频用户规模迎来了新一轮增长,2017年中国网络音频用户规模达2.6亿,2018年有望达3亿。

开车、跑步、午休、淋浴、睡前……各种场景,正在被各种声音的产品(广播剧、脱口秀、付费课程等)所陪伴。

连综艺节目也在挖“声音”的卖点。《中国好声音》、《蒙面歌王》也好,《身临其境》也罢,一经推出,便刷爆全网。

此外,《2018年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使用即时通信和社交应用的用户规模保持平稳增长,而且社交移动化、全民化的趋势也在逐渐增强。

当声音和社交这两种比较大的势能结合时,两相作用下,或许会爆发出更大的能量,声音社交的确正迎来一个可能伟大的时代。

但就目前来看,吱呀似乎并不急于变现——简约到极致的页面,一目了然的功能,都证明,它的团队目前的重心还在产品上。

笔者认为,这种发展方向是比较正确的。当用户量达到一定规模,加上高效匹配带来的认可度,吱呀就可以不断迭代优化,升级玩法,完善功能,成为陌生人社交的头部产品。这种商业化的进程,已在中文互联网世界被一再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