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肉、植物工厂、垂直农场,这些黑科技会带来更好的食物吗?

  • A+
所属分类:腾讯分分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食通社KnowYourFood(ID:foodthinkchina),作者:齐苗,编辑:天乐,版式:妞妞。原文标题为:《李嘉诚和盖茨的人造肉、孙正义和京东的植物工厂、腾讯AI黄瓜》。头图来自:东方IC。

孙正义投资2亿美金的硅谷农业公司Plenty计划在中国建300个垂直农场,比尔·盖茨投资的Beyond Meat有望成为首个“人造肉”领域上市公司,京东自建的植物工厂落成,腾讯用人工智能(AI)种黄瓜还得了个比赛第一名。2018年的这些新闻,让我们感受到了技术对农业和食物生产的再一次颠覆。这些技术能给我们带来更好的食物和未来吗?食学社“认识食物”系列课程的老师齐苗身处硅谷,和我们分享了她的思考。

食通社作者,齐苗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社区发展硕士,研究食物体系重建以及可持续经济,特别关注合作社的发展状况和模式。她曾在加州家庭农场社区联盟(CAFF)担任农场到学校的项目助理。目前从事可持续食农和社区经济的教育和咨询,组织策划了多个国际交流考察活动。

IT大佬们这几年纷纷涉足农业,投资的项目让人眼花缭乱:长在墙上不用土的蔬菜、实验皿里培养出的肉、纯素食材但又有肉的口感的汉堡、除了收获全部用人工智能完成的黄瓜生产。这些“创新”似乎打破了我们对农业和食物生产的认知,即食物来自于自然环境。

这些技术让农业脱离自然环境的限制,在工厂和实验室等室内环境下,在少量技术人员和大量复杂软硬件的操控下,如同生产工业产品一般,流水线式地种植和收获农产品。比如垂直农业,将植物置于脱离了土壤、阳光和其它自然条件的室内环境中,提供全天候的LED照明,无土栽培,用配好的营养液为植物提供养分。植物生长需要的温度、湿度、光照不再直接依赖自然环境和太阳能,而是依靠电力和其它人工手段(甚至AI)来控制。

美国怀俄明州一家垂直农业工厂,五六层楼高,植物架子如摩天轮般缓慢升降,确保植物平等地获取阳光,保持长势一致,方便采收和包装。(摄影:食通君)

1. 黑科技未必真环保

这些最新技术的推广者往往强调它们的“先进性”,声称这种技术更加高效、节能、环保,能解决环境和社会问题。

还是拿垂直农业为例。它的推广者们宣称,比起传统农业,垂直农业占地面积少,仅用传统农业1%的用水量,产量却能达到150到350倍,在全球人口激增的情况下,能够保障食物供应,缓解饥饿问题。京东植物工厂的宣传中也强调,它所生产的水培蔬菜“比常规种植节约90%的用水”,并不使用农药和激素,在“工厂内绝对安全的生长环境”下成长,如此,就可以避开环境和土壤污染的问题,这样的蔬菜可以帮助解决国内的食品安全问题。

但是,在美国,很多科学家和媒体记者已经对这些技术的节能环保宣传提出质疑。比如,美国康奈尔大学“可控环境农业计划”(Controlled Environment Agriculture program)主任路易斯·奥尔布赖特(Luis Albright)的测算,依赖LED光照的大规模垂直农场,其消耗电能所间接产生的碳足迹是传统农业的10倍。

北京房山一家国资背景的植物工厂及其内部介绍。(摄影:食通君)

巨大能源消耗成本和空间限制,使得垂直农业和植物工厂主要产品只集中在体积小重量轻,并且植物本身能被大部分吃掉的叶菜类。西红柿和土豆等果菜和根茎类蔬菜虽然也能种植,但它们占用面积大,长出来的植株部分只有果实和根茎部分能食用,种植成本就会大大增加。同样的原因也使得大米和小麦这两个世界上的主要粮食作物并不适合垂直种植。

其实,蔬菜只占了耕地面积中的极小部分。比如在美国,仅占种植土地的3%。巨大的能源消耗和种植品种局限使垂直农业和植物工厂很难大规模扩张。长期关注农业与环境问题的美国育种家和作家斯坦·考克斯(Stan Cox)在对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如果要靠垂直农业来满足美国一年的蔬菜需求,美国发电量的一半多都要供给垂直农场。更不用说城市土地的高成本,也使得农业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变得不现实。

在植物工厂的逻辑下,LED灯比免费的太阳光更"可靠",更科学。(图:食通君)

2. 人造肉更健康吗?

再看炙手可热的硅谷“人造肉”,也声称它的使命是拯救地球,因为它既可以让人吃到和肉口感一样的产品,又能避免动物饲养所产生的温室气体和其它环境问题。

但是比尔·盖茨和李嘉诚都重金投资的“不可能食物”(Impossible Foods)所推出的纯素植物肉,遭到了许多环保组织和消费者团体的抵制,原因是他们认为人造肉中添加的转基因蛋白质有安全风险。

“不可能汉堡”的素肉饼由小麦蛋白,马铃薯蛋白,椰子油等原材料混合制成,但通过加入一种转基因技术合成的大豆蛋白血红素(这也是它的核心技术之一),这种素肉饼不但尝起来有肉的味道,而且加热后还有半熟牛肉血淋淋的视觉效果。为了绕开消费者对转基因技术的反感,“不可能汉堡”在对外宣传上把这种技术描述成一种和酿造啤酒类似的发酵技术。即使不考虑转基因的问题,这种素肉汉堡也是一种深度加工的高热量食物,它并不比一般的牛肉汉堡更健康,相反,它含有更高的饱和脂肪酸,还不含植物性饮食中应有的纤维素。可笑的是,在其环保和全素概念的包装下,它反而变成了一个健康时尚的饮食潮流。

“不可能汉堡”的“卖家秀”(上)和食通君2017年3月在最早推出该产品的纽约网红餐厅Momofuku吃的“买家秀”。如果一定要给个食评,食通君想说,虽然以假乱真,但它还是一个不好吃的汉堡,而且在多汁和肉感上,比不上真牛肉汉堡。

当然,最让中国吃货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们已经有上千年的“仿肉”素食传统,没有动用什么高深的技术手段,也能做到以假乱真。这也更让人怀疑“不可能汉堡”这样的企业用噱头来吸引眼球的商业意图。

其实,即使在美国,也有另外一种流派的“环保”汉堡:用蘑菇等素食部分或全部取代肉饼中的牛肉成分。虽然没有“不可能汉堡”那种“血淋淋”的转基因技术优势,但这个“低技术”方案显然更有诚意。

对于这轮资本加持的人造肉风潮,成都文殊院的豆瓣鱼表示不服。(图:食通君)

3. 食农黑科技 vs 工业化农业:换汤不换药?

新技术诞生后,有争议不可避免。然而,这些用“去自然”、用人工手段控制一切的思路来开发技术、解决食物体系的问题,背后的逻辑与造成这些问题的工业化食物体系是相同的,甚至可以称作是工业化农业的升级版。这个与生态规律相违背的思路,已经让我们饱尝恶果,这一轮升级版很可能让我们重蹈覆辙。

现代农业的大规模单一化种植环境,依靠大量的化肥农药生存,让土壤失去活力,让植物失去抵抗虫害疾病的能力。垂直农业或植物工厂这样的新技术,也许在短期内解决了让人们担心的化肥农药残留的问题,但却将植物置于更脆弱和单一的室内生长环境中,并用调配的营养液为植物提供养分,这样就切断了植物与土壤,微生物等复杂多样的外界自然环境的接触和能量、营养元素的交换,如此培育出的植物对疾病和外界存在的各种威胁很难产生抵抗力,其营养也更为单一。只要一个小环节出问题,可能会引发一系列严重后果。

北京一间植物工厂斥巨资引入荷兰的技术和设备,中控室可以监控和调整玻璃大棚的温度、湿度、风速等各种指标。 (图:食通君)

这种追求人工控制,而非适应自然的发展思路,其实和造成目前食物体系诸多问题的工业化农业一样,也仅仅将农业看作一个生产食品原材料并获得利润的产业,而忽视了农业的多功能性,特别是它本质上是生命和自然的一部分,食物是人与自然的连接。一个复杂完整的农业体系,不仅能为人们提供食物,也能保护当地的生态和环境,还应该为农民提供生计来源,也是农业社区及文化存在和发展的基石。

然而,无论是摩天大楼里的垂直农业,一万多平米的京东植物工厂,还是实验室培养皿里长出来的肉,除了提供少量工作职位和产出有限品种和数量的食物外,其本质也还是资本牟利的工具

无论是Beyond Meat还是Impossible Foods,背后都能看到包括麦当劳、泰森(美国最大的工业化肉制品企业之一)之类的常规农业和食品企业巨头的身影。但在政治正确的宣传广告的包裹下,背后的资本和问题的始作俑者成功地隐出大众视线,只留下黑科技的新产品顺着巨头们原本就搭建好的分销网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渗透进普通人的生活中。

人造肉产品已经在美国进入超市,并且自成一派:替代性肉制品(alternative meat)。(图:齐苗)

这些高“技术含量”的农业项目,需要大量研发资金和设备投入,也让金融资本在农业扮演了愈加重要的角色。而积累了大量土壤、品种、物候知识的普通农民则完全被排斥在这一体系外,这些农民几千年来与自然合作所形成的宝贵经验也毫无用武之地。

当农业脱离土地,生产技术和模式排斥小农,像黄利峰这样的返乡青年将何去何从?(图:小树)

由此可见,这种发展思路只会维持并巩固现在工业化食物体系的权力结构,让我们食物体系的控制权越来越集中到一少部分公司的手上。能从这些资本和技术密集的“创新”中真正受益的是资本雄厚的企业而不是农民。毕竟,原来农民只需一小片土地就能开展农业生产,一旦涉及到动辄八九位数投资的技术和设施,大部分人就已经被排斥在外了。

而这些新技术巧妙地为资本批了一层绿色的外衣,却不可能兑现它做出的改善和解决环环和社会问题的承诺。全球饥饿问题不会因为垂直农业技术的出现和普及而解决,因为世界上严重的饥饿问题的根源不是产量不足(全世界的粮食产量远高于世界人口的需求),而是分配体系不合理——包括巨大的食物浪费——造成的。

每年全球有大量食物被浪费。(图:网络)

食品安全也不会因为有更多的京东植物工厂和腾讯AI黄瓜就能解决,因为食品安全是和三农问题、市场监管、社会信任层层纠结和牵制的社会问题。植物工厂的蔬菜也只能为一部分消费者多一个经不起推敲的“健康选择”罢了;而垂直农业和人造肉的推广,即使能够开辟出一个生产食物的新空间,但也很难如这些新技术的宣传所说的那样,用于养殖业的土地就能回归自然。毕竟,即使一部分的耕地真的能被解放出来,能否恢复自然植被还取决于当地的土地使用政策和经济发展等各种情况,更不用说被破坏的自然环境到底能不能被完全修复了。

新技术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也会带来意料之外的麻烦。对技术保持警觉并不意味着抗拒技术和变化。我们必须去理解问题的根源,才能找到相应的技术和手段。农业、食物与自然、生命的天然联系决定了食农领域的技术必须符合和顺应自然的规律。我们也应该警惕技术背后的资本驱动力和它们可能带来的后果。

我们的食物体系需要变革,问题在于,这场变革是一个以新技术为掩护的,行业布局洗牌式的变革,还是一场旨在让农民,消费者等弱势群体受益的变革?

前一种变革可能带来的是一个一味推崇高科技,越来越受资本驱使,导致食物体系权力更加集中,把人类和生物多样性置于越来越多不稳定境地的食物体系;而另一种变革可能带来的是,一个致力于遵循自然生态规律,建立植物,动物,微生物,土壤、水和空气良性循环,通过丰富生物多样性和提高植物自身抵抗能力,来减少外部投入品依赖的食物体系,一个农民和消费者能充分参与和作主,新技术为大众而不是资本服务的未来。面对这两种未来食物体系的可能性,你会如何选择呢?

两种模式,你会如何选择?(图:敖松,《新小农阶级》中文版第一版封面图)

参考文献:

1. 华盛顿邮报:‘Hyperalarming’ study shows massive insect loss

2.亿邦动力网:《京东植物工厂落成 将生产“京觅”水培蔬菜》

3. Cornell Chronicle:Indoor urban farms called wasteful, 'pie in the sky'

4. Grubstreet: impossible burger health controversy

5. The New Food Economy: We can’t vertically farm our way into a techno-utopia

6. AlterNet: Why Growing Vegetables in High-Rises Is Wrong on So Many Levels

7. The Conversation: Ten years after the crisis, what is happening to the world’s bees?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食通社KnowYourFood(ID:foodthinkchina),作者:齐苗,编辑:天乐,版式:妞妞。原文标题为:《李嘉诚和盖茨的人造肉、孙正义和京东的植物工厂、腾讯AI黄瓜》。头图来自:东方IC。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食通社©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3146.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