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用车,已到崩溃边缘?

  • A+
所属分类:腾讯分分彩

锌刻度记者/罗世浩

易到再次面临提现难的困境,但或许这只是它面临危机的冰山一角。

1. 埋葬的最后一丝信任

“又提不出来钱,易到接二连三地爆雷,我身边已经没有人愿意再跑易到了。”面对近日易到打车官方宣称车主提现预计延后到2月22日的消息,易到专车司机王师傅向记者吐槽道,“我也是顺路看见你这一单,不然你用易到打车等一天都没有人接单。”

2019年1月25日,易到打车官方发布了“关于车主延期提现的说明”,车主提现再次出现困难。在声明中,易到宣称其母公司韬蕴资本已于2018年10月启动向乐视及贾跃亭追索欠款程序,目前已通过美国加州及BVI法院,查封冻结了贾跃亭所持的法拉第未来公司(FF)、房产等资产,并称在近期将对FF股权进行拍卖。由于欠款尚未追回,受此影响,车主正常提现出现困难。

“易到提不出来钱,在2017年就出现过了,那个时候正是前任东家乐视接手易道的末期。”王师傅向记者透露,这次从易到官方说明来看,只有拍卖FF股份之后才能实现提现,不过到2月22日官方承诺的提现日期估计也难。在王师傅看来,接二连三的无法提现已导致司机对易到不再有信心。

易到用车,已到崩溃边缘?

车主接到延期提现通知

从2017年乐视时代就开始跑易到的王师傅,此前也经历过提现难的困境。“当时闹得风风雨雨的易到没钱,传闻平台要倒闭,那时我一点都不担心,最后还是提到了钱。”王师傅告诉记者,“但从那以后,曾经跑易达的司机很多都转向了其他平台,现在易到司机越来越少。”

易到用车,已到崩溃边缘?

用户与易到客服交流界面

司机减少意味着易到用户的等候时间越来越长,用户体验则越来越差。

1月29日记者早上8点在易到平台上叫车,但三个小时后依旧没有司机接单。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将无人接单的情况向易到客服反馈,并称希望能将账户里的余额提现。但客服称提现需要30个工作日,当场承诺立即赠送记者易到打车的折扣券,并表示希望记者能够继续尝试使用易到打车平台。

“现在易达车型已经叫不到车了,只有易到专车(豪华车型)偶尔有司机接单。”李焕在易到充多少送多少时期,在自己的账户上充值了500元,总计1000元依旧没有用完,“易到要等半天才能叫到,其他平台基本上都是秒接,谁愿意在寒风中等接单等半天。”

李焕告诉记者,易达车型从公司到小区只需20元左右,但易到专车在没有优惠券的情况下需要50元。“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现在易达车型等一天都不会有司机接单。”李焕表示,在用光账户里的余额之后就会卸载易到打车平台。

记者通过极光数据发现,截至2018年5月易到月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人数仅为11万人,同一时期的滴滴出行月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人数高达1504万人。同样专攻专车用户的神州租车月活跃用户高达31.2万人,是易到的3倍。

王师傅向记者透露,尽管易达单子的佣金少一些,但却没有起步费,再加上车损,最终赚的还是很少,当初跑易到车型的司机几乎全都去其他平台了。用户人数以及佣金的减少并不是司机离开的主要原因,归根结底还是频繁的无法提现让每一位易到司机心中都没有了安全感。

2. 提现难却无处诉求

“我账户里有一万元无法提现。”韦师傅告诉记者,“现在我们易到的司机群基本上都没有人了,这次延后提款,官方说法是到2月22日能体现,我不相信官方的说法。”韦师傅从去年9月开始跑易到,他还说:“本以为易到的乘客素质高,专车赚得多,但我一进来就遇到提现难的困境。”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在易到官方宣布提现延后之后,有部分司机前往各个城市的验车点(网约车车主之家)进行咨询。“实际上,我们只是负责验车而已,连代理都谈不上,但是近日不断有司机前来提现,我们也很无奈,只能告诉他们要么就去北京找易到总部。”位于重庆南坪的易到验车点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其实我们也能理解司机,线上没办法操作,肯定想在线下寻求解决方案,我们这里除了易到之外,还有首汽约车神州汽车等平台,后者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

“我对易到很心寒,这次拿钱之后,我也不会继续再跑了。”王师傅告诉记者,“线上线下都没有保证,不知道怎么维护自身的权益,我们就像食物链最底端的人群一样,无力感很强烈。”

对此,记者咨询中国网络法律网首席法律顾问赵占领律师,他表示:

“这种情况下看司机和易到之间,有没有签署劳动合同。如果签劳动合同是易到专职司机的话,那不能提现报酬,这种就属于是没有及时支付劳动报酬,属于违反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

“易到陷入了一个泥潭。”相关分析人士表示,“温晓东接手易到之后做出的调整本质上是向着良性方向发展的,‘零佣金+阶梯返利’的策略吸引用户提高市场覆盖率;‘金融服务+商旅出行’实现营收和变现。但很遗憾没有落实到位,现在资金链断裂,司机提现困难,司机数量减少,用户数量也越来越少,导致易到的市场影响力和占有率越来越小。这对于任何一个平台来说都是致命的恶性循环,犹如陷入一个无法自拔的泥潭。”

3. 背后之殇:韬蕴资本陷入易到泥潭

易到用车,已到崩溃边缘?

极光数据易到APP活跃人数

现在,摆在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面前的是一盘僵局:一方面想要通过易到分得国内网约车市场的一杯羹,另一方面却因为持续性的投入以及与易到前任东家乐视的债权纠纷,导致如今难以支撑起易到的基本运营。

就在一年之前,以控股股东入主易到的温晓东曾在2018年初定下小目标,“让易到回到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不仅如此,韬蕴资本从乐视接手易到之后,立即向易到提供6.3亿元款项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截至目前,韬蕴资本向易到的34亿负债中垫款28亿元,并且韬蕴资本在接手易到一年多的时间解决了接近60亿元债务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韬蕴资本在接手易到之前,曾投资过贾跃亭时代的几乎整个乐视产业链。事实上,2014年温晓东首次与贾跃亭接触,之后陆续投资了乐视移动(20000万)、乐视体育(32000万)、乐视影业(未披露)、乐视汽车(33400万)等多个乐视项目。在2016年12月多赢金融品牌战略升级发布会上,韬蕴资本管理合伙人郭震曾公开表示,韬蕴资本在乐视身上已经持续性投资超过15亿元。

有分析人士表示,温晓东之所以对乐视大手笔投入,更多的是看好贾跃亭的个人领导力以及贾跃亭本人给出的承诺。彼时的乐视事业到达巅峰期,一度超过千亿元的市值,贾跃亭名声及曝光更是超越了同期的所有人。对于韬蕴资本的投资,贾跃亭个人对其融资进行无限担保,并承诺了12%的年化收益,以及给出了新一轮融资、上市的时间节点。在韬蕴资本决定从乐视手中接盘易到时,温晓东更是看中了贾跃亭的承诺。

但在如今来看,这些承诺已经成为了笑话。关键一点在于,韬蕴资本在接手易到后,乐视承诺需要回购韬蕴资本的股权。但在乐视风波之后,贾跃亭逃离至美国造车至今未归,韬蕴资本的股权成为了债权,韬蕴资本成为了乐视的债主,所以有了前文提及的讨债风波。

4. “一体两翼”战略难以实行

接管易到一年之后,2019年1月21日,韬蕴资本在《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中表示,在整体融资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韬蕴资本对易到难以再做出持续性的投入,目前韬蕴资本的资本能力无法支撑易到网约车的布局,愿意以当年从乐视接盘一半的成本价格出让易到股份。

如今的结果让温晓东始料未及。

事实上,自从2018年开始正式接手易到之后,温晓东对易到就立即做出了不同于乐视时代的全新战略“一体两翼”:以网约车为主体,并分别发展汽车金融和境外出游业务。在温晓东的规划里,易到将不再同其他网约车平台一样,靠司机佣金抽成为主要营收来源,而是将盈利点放在汽车金融与境外出游上。

温晓东想要易到彻底摆脱乐视标签这一点毋庸置疑,此前为了扩大用户以及司机群体,乐视采取充100返100的烧钱模式,这样大力度的烧钱讨好用户活动,确实给易到带来了相当数量的新增用户。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在2016年第三季度,易到活跃用户数为627.65万,同年第四季度达到838.06万,同比增长达到33.5%,但同时,充多少就需要从易到账户上返现多少。所以在2017年,这种烧钱模式出现资金链断裂,易到司机第一次出现提现难的情况。

随后的乐视风波更让易到陷入被动,在温晓东的韬蕴资本接手后,易到已经被后来居上的滴滴网约车平台、首汽网约车平台远远甩在身后,逐渐成为了小众网约车平台。

温晓东接手后的一系列改革也没有摆脱易到网约车小众的困境。记者通过极光大数据《2018年5月专车市场研究报告》发现,无论是网约车渗透率还是月活,易到都不占任何优势,APP渗透率仅为0.33%,远远落后于滴滴出行的13.82%,并且呈现持续下滑的态势。

易到用车,已到崩溃边缘?

极光数据网约车APP渗透率

去年5月,为了将“一体两翼”战略更好地贯彻执行,温晓东聘请百度外卖CEO巩振兵任易到CEO。但巩振兵的加入并未使易到迎来预期中的改变,反而内部经历多次公司搬迁、司机上门讨要欠款等风波。在去年11月份,在易到内部员工的饭局上更是出现了“下跪门”风波,让易到再次以负面新闻的形象成为公众议论的焦点。

通过仔细分析温晓东时期易到的商业模式,不难发现“一体两翼”商业模式想要实现需重点发力乘客数量、乘客黏性两大指标,但其目前处境不容乐观。

5. 易到驶向何方?

如今网约车市场变幻莫测,占据市场主要份额的滴滴打车,目前依旧处于亏损状态。不仅如此,2019年1月,出行“黑马”哈啰出行发布了顺风车业务,此外,上汽集团、一汽集团、吉利集团等传统车企纷纷宣布进军网约车市场,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网约车市场竞争将会愈演愈烈。

值得一提的是,韬蕴资本想出售易到早在去年11月份就已经出现传闻。有媒体报道此前赫美集团有意购买易到至少5%的股份,早在2018年5月份就开始与韬蕴资本接触,然而赫美集团后来发布公告称,这一合作意向因协议各方后期沟通阶段就交易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了与易到的合作事宜。

易到的出路无非就是卖身或者融资。这一点对于现在的易到来说不容易,但是还是有希望的。”相关分析人士向记者透露,“出行行业随着大规模补贴的退出,市场机会是有的。不排除一些大型企业,希望通过收购易到快速进入。”

易到用车,已到崩溃边缘?

记者了解到,上海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网约车投诉数据显示,易到用户投诉率达到每万单1.93起,远超行业平均水平每万单0.25起。用户和市场占有率往往是一个企业生存的根本。可以预见的是,对于如今的易到来说,除了希望尽早成功拍卖乐视债权,回流资金之外,更多的是如何重塑司机和用户对易到的信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锌刻度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3611.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